Menu
Woocommerce Menu

难以启齿的幸福,儿童不宜

0 Comment


今天是三八妇女节,祝广大妇女同胞们节日快乐幸福!

“耶!郎格哩?还在床上啊!我还以为你几辰到坂里做事去了嘞。”女人的早饭快煮熟了,进房里收捡换下来的衣裳下港里去洗时,发现诸细细还躺在床上。
  “天晴了么?”诸细细没睁开眼睛。当然,他早就醒了,只是他不想睁开眼,或者说他不敢睁开眼。
  “晴天,大晴天。昨夜里看电视时你不是看了天气预报么。”女人说着话,见窗帘还没拉开,手拿着衣裳走到窗边,“哗”的一声把窗帘拉开了。
  “快拉上。”诸细细很有些恼火。尽管他还是闭着眼,却还是感觉到了窗户中射进来的强光,赶紧拉被子盖住脸。今天早晨,他最不愿意的就是在起床前看到亮光。
  “郎格哩?”女人不知诸细细这是为了什么,有些奇怪,却还是顺从地重新把窗帘拉上了。
  “太阳出来了么?”诸细细在被子底下问。
  “快了吧。”女人往窗外看看,接上说:“出来了,正从东边起山哩。”
  “哦,晓得,一会儿我就起来。”诸细细还是躲在被子底下说话。
  女人收捡好衣裳要出房门去,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似的,她的男人可不是个懒鬼,跟着男人几十年过来,只晓得男人赶早摸黑的勤快,却没有发现男人有赖床睡懒觉的习惯。于是她赶紧将手里拿着的衣裳丢到一边,揭开被子摸了摸诸细细的头问:“是哪里郎个不?”
  “没哪里……就是有一点点累。”诸细细本来是想说没问题,却不想女人在他身边说话,就顺水推舟应了女人一句。此时他的身体当然是没有问题,却有一点点心事。这心事绝对算不上大事,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事,放在别人身上根本就不是一件事,是难以启齿的,他不好意思说出来。他只想再躺一会儿,等东边山上阳光灿烂了,他或许就能完成自己的心愿。
  “累,累你个鬼,夜里不晓得自己几年轻样个,到早晨才晓得累了,看你还逞能啵。”女人没感觉出诸细细身上有发热的迹象,以为他真的是累了。五十多岁的男人,还能有几多劲,前天夜里发心烧起了骚兴,嘿,昨天夜里又要来,这不是累着了吗。女人有些后悔自己太顺着男人了。
  诸细细没有再理会女人,他在等待,等待一个幸福的时刻。说出来别人可能不相信,诸细细的心愿其实很简单,那就是迎着初升的朝阳打出一个爽快而响亮的喷嚏。
  一生之中,诸细细有过许多的幸福追求,打出一个响亮而爽快的喷嚏便是其中之一。尽管说这个追求不好意思和别人提起,尽管说这个追求在更多的时候就连他自己也忽略了,但他从没有放弃过。
  这样的念头是从哪一年哪一月开始的,诸细细记不清楚,他只记得在十几岁的时候就有这样的想法。当时的具体场景他也记不清,只记得他和一帮伙伴们一块玩,其中的一个睡着了,另一个拿一根细细的软软的小草去撩睡着的一个的鼻子,被撩着的一个便打出一个响亮的喷嚏醒了过来。诸细细之前就喜欢打喷嚏,事后他拿一根小草撩自己的鼻子,撩得痒痒的酸酸的,最初还偶尔能撩出一个喷嚏,到后来就只有酸酸的痒痒的难受却没有爽快的喷嚏打出来。诸细细觉得人就是个怪东西,越是想不到的就越想,他越是打不出喷嚏他就越想打喷嚏,到后来打喷嚏真的就成了他许多幸福追求中的一个。只是这喷嚏有些怪,别的东西可以通过努力去获取,而喷嚏对于他来说却是可遇而不可求。
  打喷嚏的感觉对于诸细细来说是多么的美妙,多么地难以忘怀。先是鼻子痒痒的,那是一个前奏,一个痛苦的前奏,有了这个痛苦的前奏作为铺垫,后面爆发出来的喷嚏就显得特别的舒服,倍感快乐。诸细细对于喷嚏有一个自己的比喻,就像是冬下里拿着寝网到小河里赶鱼。霜芽芽的天,河边结着薄冰,他打着赤脚下水赶鱼,冷是刺骨的冷,寒是透骨的寒。当然这是前奏,就像是打喷嚏前的酸酸痒痒。到后来,突然一条大鲤鱼,或者一条大鲩鱼进了寝网,哇喳喳,二三斤,四五斤一条大鱼,就被诸细细用个小小的寝网捞了上岸,装进吊在屁股头的掐颈箩还不停地跳动,那便是一个响亮的爽快的喷嚏打了出来。拿寝网在小河里赶上一条大鱼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就像是诸细细的爽快喷嚏。大多数时候诸细细都只能赶到一些小鱼小虾,甚至有不少时候只够小猫吃一餐,那便如诸细细鼻子里酸过了痒过了喷嚏却没有打出来。
  曾经,诸细细对电视电影中人物用的鼻烟动了一回心思。电视电影里,那些人从鼻烟壶里倒出一点点东西,用鼻子吸几下,于是一个响亮的喷嚏就打了出来。诸细细见了那些心里痒痒的,想自己要能有鼻烟就能想什么时候打喷嚏就什么时候打喷嚏,那该是多么快活的事。后来,诸细细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吸鼻烟那是过去时候的大城市里的事,再说能吸鼻烟的人差不多都是大官有钱人。
  活了几十年,究竟打了多少个爽快喷嚏诸细细是算不来的。这绝对不是多得数不清,而是每次之后他更多的是希望下一次再来一个,或者说那种快乐让他有点忘乎所以。为了喷嚏,他无数次一个人拿一根草或者一根鸡毛撩拨自己的鼻子,结果却只有痛苦的前奏而没有快乐的高潮,如果说撩十次,不二十次能撩出一个爽快的喷嚏高潮来,他都乐意承受多次前奏的痛苦。别的人感冒了会打喷嚏,有时他还真希望自己也感冒一次,问题是他很少得感冒,即便是偶尔得一次感冒也一定不会打喷嚏。
  现在让诸细细快乐的是他发现了能打喷嚏的秘诀。
  前天夜里,很久没有动过女人的诸细细突然发起心烧,很起兴地把女人动了一次。还别说诸细细,虽说是五十多岁的人,劲头还真足,硬是闹了好一阵功夫,累了就一觉睡到太阳起山的大天亮。他心里说自己怎么睡成这样,耽搁了一早晨的好工夫,瞪着迷迷的眼睛上阳台看太阳,这一看不要紧,那光亮的太阳光仿佛照进了他的鼻孔,先是一酸一痒,接着就是一个响亮的喷嚏打了出来。
  那感觉真爽。同样的感觉在诸细细的生命中还有过一次,他记起来了,还是在生产队集体的时候,那一次他帮生产队里看湖,每个人看一天。因为怕有人偷鱼,晚上睡得少,而天亮了就可放心睡觉,他便一觉也睡到太阳升到离东边山顶老高才醒过来。他钻出黑黑的草棚,看着光亮的太阳打了一个爽快的喷嚏。
  灵光一闪,诸细细就发现了打喷嚏的秘诀。只要早晨起得晚,突然从黑暗的屋里走出来看一看东边的太阳,就能打出一个爽快的喷嚏来。诸细细有些后悔自己早些年只顾着赶早,总是天刚亮就到了坂里做事,以至于没有发现这个让自己快乐的秘诀。
  今天,诸细细不肯起床就是为了再一次验证自己的大发现。当然,他还是有些担心,怕这个发现与拿草棍子撩鼻孔一样。昨夜里他一直就在想这事,睡不着,闹得女人还以为他是又发了骚兴,诸细细正好担心自己睡得早就醒得早,也就再动了女人一回。
  “快些起来啥。日头都有一丈多高了,还在床上。”女人不知因为回家拿什么还是为了叫诸细细而特意回来的,在楼下扯起颈叫唤着。
  “哎,起来了。叫死呗,大声寡气,几好听个喉咙哩。”诸细细回应了女人,想想也到了时候,起了床衣裳不穿就跑到了阳台上,仰望着东方的太阳。
  鼻子酸起来了,胀起来了,酸胀的感觉越来越重,越来越重。“喝~酒!啊喝~酒!”诸细细在自家的阳台上,又打出一个,不,应该是两个响亮又爽快的喷嚏。
  
  

都说成功或不成功的男人背后有个女人,成功的男人那是因为给予女人的东西很多,女人回报给男人的自然就更多。要想成功,那就是说干什么事都别求快,好事多磨,是无数成功人士总结出来的法宝。曾记得五十年代末出生的很多人取的名字都叫“赶英,超美”,从那时起,“多,快,好,省”就是全民行动的准则,尤其是为了挽回失去的“十年”,快马加鞭更是日泄千里,经济发展更是如日中天。回过头来看,很多事快是快了,但过程很粗糙,只图一时之快,结果是经不起时间的考验,质量很糟糕,满足不了大多数人的完美需求,总是留下了深深的遗憾,更有甚者,还引起社会的不和谐。

100米夺金者的秘诀,是热身的前奏时间要比冲刺时长。要享受完美的生活,就别猴急,前奏的嘻抚,是达到高质生活快乐的秘诀。毋须多言,心领神会各有妙法,在节日里,男士们更要善待自己身边的女人。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