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从隆胸说现代西方的愚昧,从白色裹脚布到红色高跟鞋

0 Comment


从隆胸说现代西方的愚昧天同星古代有中国女性祟尚缠足,现有西方女人偏好隆胸,在我看来都是可悲愚昧之举。但最可悲的还是持支持态度的男性,都是心理变态、扭曲,更是愚昧的体现。上面的言论,有人会说那怎么能一样呢?古代中国女子裹足那是被迫,现代西方女子隆胸那是自愿,不能说是愚昧,更何况那是医学技术的杰作。现代西方科技高度发达,对科技的崇尚已到了一种迷信的状态,恨不能与机器溶为一体。我们是不是该换个思维角度来想一想?如果,一古代女子自愿裹足,是不是就不叫愚昧?母亲让女儿裹足,当年母亲裹足也很痛苦,为什么她会自觉自愿地逼迫女儿裹足,还不是因为她得到了好处,夫家喜欢,社会风气。如果,一现代女子被迫隆胸,那是否该叫愚昧?比如迫于男友的压力,或是市场需求,社会风气。如果,喜欢三寸金莲的男人叫心理变态,喜欢塑胶胸的男人就不变态?如果女人去迎合这种变态心理的男人,叫不叫可悲和愚昧。说女人隆胸是自愿,如果天下的男人都厌恶隆胸,还会有女人自愿隆胸吗?现代男人都不喜欢裹足,还有女人裹足吗?裹足和隆胸,其实是一回事,女为悦已者容,说隆胸是为了自己爱美,我说其实还是为了男人。试想一下两个异物塞进人体,怎么会不出状况?它会压迫神经,最后导致乳房麻本,影响性生活的快感。但为什么西方女人还是对隆胸前赴后继,这不正好说明这有市场,说明西方人对性的愚昧。对性的体会,停留下最原始、最浅薄的感观体会上。靠隆胸来吸引男人的女人,吸引到的也只会是原始和肤浅的男人。女人美的方式很多,但大多数人喜欢选择最快最容易的方式。如今娱乐圈到处充斥的假胸美女,以维多利亚·贝克汉姆最为引为注目,每每看到她挺着那对假胸摆酷的样子,觉得他老公还不如一个有着真胸老婆的平凡男人性福。娱乐圈说是一个美女,帅哥云集的地方,还不如说是愚昧之气的温床。西方女权运动从争取外在的权利,发展到女性爱护,欣赏自己的身体~是女性在男权社会长期束缚甚至压制下的觉醒和自治,可由于迷信科技的西方,把这演变成了又一个人类的悲剧。

图片 1

涂香莫惜莲承步,长愁罗袜凌波去。只见舞回风,都无行处踪。偷立宫样稳,并立双跌困;纤妙说应难,须从掌上看。

这首词
写的是苏轼对小脚的赞美,古代因为男人对小脚的情有独钟,有了变态的裹脚,文人墨客对小脚的赞美也不曾停歇,在整个男权社会的提倡下,女子也是以小脚为美,从小便开始缠着白色裹脚布,对脚塑形,裹成小脚,直到民国,才下令废除缠足。

在我们今人看来,裹脚是古代男子一种变态的审美,是对女性身体的一种摧残,是万恶的封建社会对人性的压迫,是一种极不道德的行为。

我想大概主要原因就是小脚的形成过程是十分痛苦的,可如果这种过程不是那么痛苦,我们还会批判它吗?当然,我们还是要批判,因为小脚本身就是一种畸形,一种对女性的不公。

现代社会似乎不能容忍出现这种情况,可是另一种情况又被广泛认同。

白色裹脚布已经远去,可红色高跟鞋随而兴起。

古代人们对小脚的喜爱不曾停歇,今日大众对高跟鞋的喜欢也从未停止。

罗袜一弯,三寸金莲,似一沟新月,浅碧笼云。

红色高跟,纤纤细步,一颦一蹙,引回头无数。

从五代末,宋初裹脚开始出现,随后盛行。女子几乎无人能逃裹脚之痛,都以小脚为美,但千万不要以为古代女人都是像我们这样痛恨裹脚的,当裹脚成了一种标准,一种习惯,一种理所应当,大家唯一会想到的就是裹的好不好看的问题,而根本不是裹不裹的问题。

而高跟鞋似乎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近代高跟鞋首先产生于外国男子骑马所需,渐渐演变成女子之特有。并对其钟爱,以其为美,但这个美的标准是谁定义的,谁觉得美呢。

可以有两种理解,一种,女为悦己者容,因为男性觉得这美,另一种,让自己心情舒适,自己感到美。

一个是取悦自己 ,一个是取悦别人。

这就要看你如何去解释,怎样去理解了。

白色裹脚布到红色高跟鞋,女人从一种畸形到了另一种畸形。只不过一种说成被强迫的。一种是自愿的,现代的人有选择穿与不穿的权利。

可是这种区别很大吗?

看起来是自由选择了,但是,我相信,有很多女生看起来有选择的权力,其实并没有!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