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成都和华西基地群的故事,在上海寻找艳遇的外国人和外地民工

0 Comment

德国人是别一种行事风格,简而言之是不破不立,所谓老的不去新的不来,与原配离婚迎娶新妻仿佛是他们比较认同的做法。

成都和华西基地群的故事

我在那个工厂里前后接触过五六个德国工程师。工程刚开始时只有一人,是个白胡子红脸的老人,总是满脸大汗,嘴里嘟嘟囔囔自言自语。那老人数着日子盼望回德国度假与家人去旅游,一个月后果然兴高采烈的走了。取代老人而来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生龙活虎走路生风。他说他是柔道黑带五段,问那些日本人有没有会柔道的,仿佛要与他们交手比试比试的感觉。

德国人性格豪爽直率但难通融,处事风格与日本人大相径庭,工作之中时有冲突。三人小组里的我的那个日本朋友因工程进度问题,时常与那个德国人协调,希望其进度与日本人配合,那德国人总是毫不含糊一句话:“NO”。有一次,那日本人被“NO”得火起,忍不住说那德国人是arrogant,德国人听了,双眼圆睁,丢下一句“bullshit”扭头扬长而去。然而到了晚上一起喝酒时,觥筹交错把酒言欢之中,德国人与日本人彼此尽释前嫌,气氛便很融洽了。那德国人的电脑屏幕上有一个醒目的中东美女头像,酒酣耳热之际日本朋友问起那个美女是什么人。德国人颇为自满地说那是他结婚不久的新妻。原来那德国人来上海之前,先被公司派去伊朗工作了半年,在那里遇上了那个伊朗美女坠入情网,结果回德国与原配离了婚,来中国之前娶了伊朗美女为妻。日本人问他在中国是否有意寻找点浪漫,他说“NO”,他不需要,他只想工程顺利结束,尽快回伊朗与他新婚妻子团聚。我那日本人朋友听了沉思半晌,后来颇为感慨地对我说:德国人果然与我们不一样啊。

成都在日本飞机的轰炸之下痛苦地呻吟,中国空军承受着机毁人亡的惨重损失,承担着不得已消极避战无力反击的耻辱。每一个成都人都希望有一天忽然出现许多如鲲鹏大鸟一般的飞机,将复仇的炸弹投向日本的城市,让日本人也尝尝“跑警报”的滋味。

到了流水线工程接近尾声时,又来了三四个德国工程师前来测试机器设备,与每日叫出租去工厂的日本人不同,那几个德国人都是开着奔驰宝马之类的自驾车来的,他们都是在本地生根发芽落了户的德国人,在上海都有住家。晚上大家依然会一同去喝酒应酬,席间交谈之中知道,那几个德国人都已经娶了中国太太,有的还有了孩子。他们取出中国太太和年幼儿女的相片给日本人看,娶的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而那些德国人最显年轻的也有四十好几,其余都在五十开外了。且德国人人高马大,身体肥胖,相片中左拥右抱年轻太太和幼小的混血儿女,幸福溢于言表的同时,其老夫少妻的形象反差也颇为醒目,浑然形成一道刺激视觉神经的风景线。他们自然都不是头一次婚姻,有的子女在德国已经长大成人,年龄应与中国太太相仿吧。

这不是一个幻想,1944年开始,美国陆军航空队和川西地区的广大民众并肩奋斗使幻想成真。川西地区几十万“褴褛开疆”的先辈用最原始的方法构筑了人类战争史上最密集、最大规模的空军基地群;利用这些基地群。美军官兵驾驶最先进的轰炸机,从成都地区的飞机场起飞,冒着枪林弹雨第一次对日本本土进行战略轰炸。

最后再说说那帮在工地上肩挑手提爬上爬下的外地民工。虽说头顶同一片蓝天,脚踩同一块黄土,人之生活境遇和状况是大不相同的。那帮民工住在工地不远处临时搭起的简易工棚之中,每间工棚里有十几二十张单人床横七竖八地挨在一起,床上挂着发黑的蚊帐,房间里弥漫着强烈的香烟与脚臭的混合气味。如此环境好比爱情沙漠,自然难以指望浪漫情调的滋生。

民工大多来自江苏南通的启东,许多民工都是同村人,有的还是亲戚。少数也有来自四川农村的。启东人每完成一个工程回家休假数日,工程日期长则数月,短则二三十天。而来自四川等外地的农民一两年不回家的也有。这些人大多正值青壮年,身强力壮,常年单身在外,火烧火燎,饥渴难耐,对于雨露滋润的迫切渴望当更甚于日本人德国人。然而条件相差太远,无法相提并论,只好因地制宜另谋途径。

1943年,中国的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已经两年,中国已经打得精疲力竭,全凭不屈的意志在苦苦支撑。

外地民工解决问题的方法主要是两个:其一是望梅止渴画饼充饥。就是不住地说下流话或淫秽段子,以想象力补充能源短缺。工作之中小休时,凑在一处三句不离本行,话题永远都是女人。有一个民工,人称小四川,四十多岁,三年没回家。常爱说一句:“老子一个晚上打五炮,炮炮打响”,是那帮民工中的名言,时常被引用。工地上偶有女性身影出现,民工眼睛如雷达捕捉到目标一般齐刷刷紧盯不放,只有这种时候,大家才能保持一阵静默。

1940年12月,罗斯福总统曾提议援助中国空军B-17轰炸机,使中国空军有能力对日本城市进行报复性轰炸。但是,1940
年 8
月,美国陆军航空队订购可以实战的型号B-17E,1941年9月才开始大批生产,进入美军装备,根本不可能援助中国空军。即使有B-17,中国空军也没有经过训练的机组人员和相应的后勤保障能力。所以仅仅是一个提议而已,不可能实现。

其二是花钱找女人。工厂附近的城乡结合部地带据说有外地来的农村妹接客,价钱一百元,最便宜的二十元。民工虽说饥渴难耐,但挣钱辛苦,且指望存钱带回家中,故而找女人也如菜场买菜同样货比三家锱铢必较。而大家凑在一起也不时交换有关资讯信息,那些出卖春色的农村妹,以这帮民工为交易对象,要想做成好的交易,想必是要历尽艰辛的吧。

1941年初,美国和英国确定了“先欧后亚”的战略总方针。认为:“既然双方同意德国是轴心国的主要成员,因而大西洋和欧洲战区被认为是决定性的战区”。“如果日本参战,远东的军事战略将是防御性的”。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日本人德国人外地民工,条件不同,方法不同,途径不同,但只要是男人,对于雨露滋润的需求和渴望,大家都是同一条战壕的战友。

1941年12月,日本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先欧后亚”的战略总方针仍然没有改变。

流水线工程结束,离开那个工厂后不久,我看到一则消息说曾经在艾未未“一虎八奶”相片中出现过的一个叫流氓燕的女子,思民工之所思,急民工之所急,免费为民工提供性服务。我想她当初如果去那片工地,一定会发现那是一片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然而这已是马后炮了。

1943年初的卡萨布兰卡会议上,美英再次强调了“先欧后亚”的战略原则。会议关于战略投入问题的文件指出:“联合国家的资源不能支撑同时打败德国和日本。因此我们必须选择集中力量打败德国,而稳住日本”。

要稳住日本,必须援助中国。一旦中国战败,则侵华日军就可以大规模的调往太平洋战线,增加美军的压力。所以在1943
年 1
月的卡萨布兰卡会议之后,罗斯福电告蒋介石将全力进行军事援助,为此考虑在中国部署数百架重型轰炸机直接轰炸日本本土。

为落实罗斯福总统的承若,1943年2月6日,美国陆军航空队享利.H.阿诺德将军密访重庆34天,和蒋介石协商在四川修建空军基地事宜。成都地区地势平坦,有许多河流(岷江、沱江的主流和支流)可以就近提供建设机场所需要的砂石,可以建设供B-29起降的大型机场。而且距离日本人在武汉的航空基地相对较远比较安全,同时也是B-29到达日本本土的航程之内。另外,成都也和昆明一样,美国运输机飞越驼峰可以直接到这里。因此成都成为了盟军所能选择的轰炸日本的唯一基地。最后选定:在成都周边的新津、邛崃、彭山、广汉,建设四个重型轰炸机基地,成都、德阳、温江、双流建设战斗机基地。

1943 年 8
月的魁北克四方会议后,享利.H.阿诺德将军提交了“击败日本的空军使用计划”(代号“马特霍恩”
(matterhom))。计划组建第 58 轰炸机联队,下辖四个 B-29 大队,1943
年底前部署在中缅印战区,并从中国起飞轰炸日本。

阿诺德将军一直认为,击败日本的关键是对日本本土进行大规模战略空袭,摧毁日本的生产能力和继续抵抗的意志,使日本最终投降,这样就可以避免美军在日本本土登陆作战所产生的巨大伤亡。为此,“马特霍恩”
(matterhom)作战计划在人力物力上被给予优先权,仅次于绝密的曼哈顿计划。

按照计划设想,B-29将
部署在成都周围的一系列基地中,燃料、弹药和和零备件从印度经驼峰航线空运,由于补给的困难,计划被美军联合计划参谋部和联合后勤委员会否决。史迪威将军建议将
B-29 部署在印度东部,成都只作为轰炸日本的前进机场(forward
airfields),B-29自带所需的燃料和炸弹飞往成都,加油后再遂行任务。计划按此建议修改后,仍然受到参谋长联席会议质疑,但在罗斯福总统的坚持下,计划开始启动。

1943年11月,美国总统罗斯福致电中华民国政府:“美军将在中国成都附近修建B-29轰炸机场……我个人坚信:这次空袭一定能如我们所期望的那样,给日本人以致命的一击。”同月,英国同意提供印度加尔各答周围的基地供
B-29
使用,同时中国军民也开始在成都周围新建扩建4个轰炸机机场和5个战斗机机机场,称为“华西基地群”,为了保密,对外称为“特种工事”。

B-29超级空中堡垒,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美国陆军航空队在亚洲战场的主力战略轰炸机,也是二次大战时各国空军中最大型的飞机,还是集当时各种新科技的先进武器平台、首架全部依靠遥控自卫武器并应用中央火控系统和全增压乘员舱的生产型轰炸机。

B-29型轰炸机,首飞日期为1942年9月21日,1943 年 6 月 1
日开始进入美军服役。

最大速度642 km/h(在9144
m高空),已经超过了绝大多数日本战斗机的最高航速。

航程:6759km (装8164kg炸弹), 最大短程低空任务载弹量 9,072 kg。载弹
2,268 kg时高空作战半径 2,574
km,降低高度至中空进行同样距离的飞行时,载弹量可以增加到 5,443 kg。

实用升限:7233m,战斗升限:11018m,在这个高度,日本本土防御的3200门75MM-100MM高射炮都无法命中高空飞行的B-29。只有自动装弹的三式120MM高射炮和五式150MM高射炮才可能击中B-29,但是数量只有122门,无济于事。日本战斗机除了Ki-61型战斗机(飞燕)能勉强达到之外,其余飞机均无法达到。所以日本只能专门组织了震天制空队(自杀攻击队),利用Ki-61的短暂跃升,对B-29进行撞击攻击。

电子装备完善:装备AN/APN-4 罗兰远程导航系统(后期改为
AN/APN-9)可以使飞机准确抵达目标区域和返航;AN/APQ-13 X
波段轰炸雷达(后期为APQ-7
“Eagle”轰炸雷达),可以在夜间或目标被烟雾遮盖时进行盲目轰炸;APG-15火控雷达,中央火力控制系统(Central
Fire Control System (CFCS)),可以集中火力对截击敌机进行攻击。。

在欧洲战场,美国和英国使用B-17、B-24、“兰开斯特”对德国进行战略轰炸,不需要新型轰炸机。为了轰炸日本,美国专门为日本度身定制了这种锐利武器。B-29是对日本城市进行战略轰炸的主力,也是对日本实行战略封锁的主力,向日本广岛及长崎投掷原子弹的任务也由B-29完成。B-29
轰炸机取得的非凡战果,使太平洋战争提前结束。即使在今后的历史长河中,不可能有任何飞机能和
B-29 轰炸机的历史作用相比较。

1943年12月,为落实罗斯福总统的要求,四川省主席张群在成都召集有省、县主要官员参加的紧急会议。对与会人员宣布,奉蒋委员长的命令,要在四川省建设“特种工事”,准备以成都为基地推进轰炸日本本土的计划。

计划的大体内容有:

1、赶修新津、广汉、邛崃和彭山四座大型轰炸机机场。前两个为扩建,后两个为新建,同时新建或扩建以华阳太平寺及双流的马家寺、双桂寺、彭家场(彭镇)和成都的凤凰山5个驱逐机机场。其中太平寺与双桂寺、凤凰山机场为扩建,马家寺与彭家场为新建。

2、工事修筑完全由四川人民承担,从29个县抽调32万民工,考虑患病和工伤,直接参与的人员需55万人。

3、每人每天供应白米1.4升,须筹集五个月32万人的口粮,运往工事现场需20万人次的劳力,由各县自行负责。

4、各县设立民工委员会,负责招募民工、调配作业用品、征用土地、补偿等事宜,工程必须在五个月内完成,不得以任何理由拖延工期。

四川“各处工程统限于三十三年一月中旬开工,新津邛崃同年三月底以前完成,其余同年四月底以前完成(雨天及空袭时间在内)”

由于工程浩大,时间紧迫,
,因此征用民工对象范围较之以往大为扩大。一共包括四川的29个县,第一区的成都、华阳、温江、郫县、崇庆、新津、双流、新都等县,第二区的仁寿、简阳等县,第四区的眉山、彭山、丹棱、夹江、邛崃、蒲江、大邑、名山等县,十三区的绵阳、广汉、德阳、什邡、金堂等县。

征工对象除缓征壮丁外,“姑准征调一部女工,另行编队”。“此次征工按五与一之比例,每征工五名豁免全年兵役配额一名。兹规定各县民工依照上年度配赋兵额之五倍征集。其全数依限到齐,完成其工作者即照比例豁免兵役。如有缺短及不能依限竣工者,除按差额配赋兵役外,并另行议处”。重任在身,各县的县长哪里敢怠慢,全部兼任本县民工大队的队长,调集全县民工和物资,安排好后勤供应,亲自带队前往施工现场。按照省府训令,县长都不得擅离职守,到工程有十分之八九以上把握时,始可给两月以下的短假。

1944年1月15日和20日上述工程全部开工,四川省先后征调了29县的民工共309,250名。在工程进行中“民工不免有伤病遣散,又得陆续增补,前后统计,共达五十万人(次)”。

时任四川省什邡县县长的於笙陔先生,曾率领两千名民工直接参与了机场的建设工作,在晚年的回忆录中写道了任务的紧急,动员民工的迅速。:“国民政府四川省政府电召一些县长到省里开紧急会议。……张群强调这项工程,时间紧迫,任务艰巨,是压倒一切的任务。回县后,我立即开会,除转达省里要求外,还在会上作决定:成立“什邡县民工委员会”,於笙陔等9人为委员;全县民工2000名,按乡镇人口多少分摊,限3日内到达工地;各大队迅即指派人员侦察地形地势,搭建工棚、购置各种工具和炊事器具,以免临时仓皇,影响工程;开工前,民工需用的钱粮,由各乡镇先行借垫,不得随便摊派,俟工程竣事,分别归还;县卫生院工作人员轮流到工地服务,并经常购存必需的各种药物。”(《亲历者说———中国抗战编年纪事》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编辑)

除了民工,附近城市的中学生也参加了机场修建,著名诗人流沙河回忆:“……绵阳专署所属各县民工数万,麇聚在广汉县城外到三水关镇外六公里长的工地上,昼夜赶工,铁定六月份内完成。到五月初,工程紧急,中学生也叫去工地支援。那时我读金堂私立崇正初中一期,十三岁,由本校罗致和老师带队,去修了半个月。我和同学们编成队,身着黄布童军服,脚穿草鞋,腰悬搪瓷饭碗,一路叮叮当当,出了金堂北门,走到三水关来,住在黑神庙内。……殿上摆了许多方桌,每桌挤睡两位同学。我怕睡方桌上,便移到方桌底下去,避开黑神的瞪视,躺在四柱桌腿之间,可以随意翻身滚动,亦甚好玩。可恼的是时届孟夏,蚊子叮咬,扰人安眠。点些药蚊烟,呛得人咳嗽。翌日黎明即起,收了草席被盖,围桌快吃早饭。饭后集合,排队出发,同学们高唱着《童子军歌》,步伐整齐,穿过街道,走出三水关镇外,到工地去。平野一望,地阔天低,民工如蚁,为童年之所未见。”(《二战我修飞机场》流沙河)

“特种工程”机场工程计划完成土石方30,228,247
个,折合25,480,321个工,但民工实做为32,055,779个工,计超出所应负担的标准工共计6,575,458个。工程时间之紧迫,任务之繁重,在中国实为罕见。

迄今为止,这项工程仍然是世界最大的飞机场建设工程
。这个伟大工程的建设中,四川人民体现了极大的坚韧和爆发力。如此浩大的工程几乎是用手工完成的,工程所需的原料都从当地获取,曾经建筑万里长城的国家的人民几乎仍然使用当年的工具运石固土,携手施工,建设过程艰苦卓绝。

根据中美双方的协议,四川“特种工程”所需的经费由美国全额承担,各飞机场的工程设计和征工、征地及施工均由中国承担,美方按起降B-29的要求提供设计样图,再由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工程委员会负责机场的工程设计。四川省政府组成“特种工程委员会”指挥机场施工,并在成都设置特种工程总处,在各机场设工程分处,负责各机场的具体施工。征集的民工按各县编成大队,由县长带队,再由各乡乡长带领中队,民工中选择保长带领小队,同时兼任质量管理员,俗称“泥巴官”,按县划分施工地段开始施工。机场附属的辅助设施,因为技术含量稍微高一点,则由四川驻军的工兵部队以及建筑商承包。

B-29起飞最大重量达到60吨,对机场跑道的长度和厚度有非常苟刻的要求。轰炸机机场的跑道长2600米,宽60米,厚1米;驱逐机机场跑道长2200米,宽40米,厚0.4米。每个轰炸机场还要修建两条1000米长的辅助跑道(副跑道)和35个停机坪,相互之间有若干滑行道联通。

没有水泥和钢筋铺筑跑道,只能用附近河滩的卵石沙石为原料。先将散布在土地中的下湿田(冬水田)的淤泥全部挖尽,然后选择长径不小于一尺的卵石,小头向上,挨个铺筑;再用锤好的石渣将缝隙全部填满,再浇灌黄泥浆,最后用人力拖拉15吨到30吨重的水泥滚反复碾压,使之密实。如此工序要反复进行3次之多,直到形成1米多厚的跑道。

30吨重的水泥滚前面用百十来民工用两根粗大的绳索向前拉动,后面还有二十来个民工控制前进的方向,队伍最前面的中间有一个人举着竹竿指挥方向。施工现场,几十个这样的水泥滚往来碾压,民工躬身奋力向前,一起喊着劳动号子,声浪震慑在场的每一个人。

一条主跑道需要沙石约十万立方米,而且要尺寸符合要求的卵石,不久附近河滩上的卵石就被开采干净。为了保证卵石供应,河道沿线的河滩都被开采,上下延伸了几十里。彭山青龙机场修建,用尽了一直到眉山的岷江50公里范围的卵石;广汉机场修建,用尽了鸭子河上下15公里河道的卵石。

所有卵石,全部由青年民工用肩挑和人推鸡公车运到机场。广汉机场一处,就有人力板车千余辆,独轮鸡公车车三千余辆。老人、妇女和儿童则在工地上负责筛沙子、选石和碎石,垒砌卵石,浇灌泥浆等劳作。工程初期,开采石料的河滩离现场不远,所用石料还能保证进度。之后,石料的运输距离越来越远,民工们不得不早上5点就起床到石料开采地装上石料向工地搬运,最远的距离,一天只能来回两次。每一个机场附近的道路,搬运石块的数万民工和蚂蚁搬家一样来来往往,数十万吨石料就和古代埃及人修建金字塔和先辈修建万里长城一样,用最原始的人力运到现场。

美军的技术人员在现场往来巡查,指挥“泥巴官”对每一块地段进行质量监督,稍有不合要求,立即返工重新再修筑,毫不通融。

成都平原上到处沸沸扬扬、人潮涌动,数十万民众尽心竭力、披星戴月,几乎全凭肩挑背扛在劳作。

机场旁边约5里的区域,陡然涌来数以十万的民工,住宿成了大问题。

部分民工在周围的农房内借宿。农家的牛棚和猪圈,堆放柴草里的空屋,都挤满了人。房屋的阶沿上挂上一领旧晒席遮蔽寒风,都挤进几个民工栖身。

大部分民工就地取材,用川西坝子的竹子和稻草搭造简易工棚。工棚在机场附近,蜿蜒数里之长。工棚内用稻草铺地,民工将随身携带的被褥裹身,挤在一起渡过川西平原阴冷的冬夜。

这样的居住环境,卫生条件极差。完全没有洗澡的条件,一件衣服从开工穿到完工,衣单被薄的挤住工棚,挤偎御寒,每个民工身上虮虱成堆,用成都话说,叫做虱子起绺绺;除了虮虱,还人人长“干疮子”(疥疮),因痒抓而血痕遍体;饮食卫生也很差,以致痢疾流行。民工因病减员严重,还有一些人因病死亡。据记载,简阳县民工中因病、伤死亡者就达数百人。

按照民工人数,每个县的政府供应食用的大米和菜金,在住宿地用砖块垒起炉灶,为民工煮饭。早上在住宿地吃饭,中午则由煮饭的民工送到现场,减少往来耗费的时间。每个民工每天定量1.4升白米,因为劳作繁重,民工食量很大,所剩下的米还要换成蔬菜和食用油做菜,每周按规定还要打一次“牙祭”(四川俗语,吃肉),所以佐餐的蔬菜都是没有油水的芹菜、洋芋和红萝卜。菜不够时,就用盐巴、豆瓣下饭。

流沙河回忆到他参加修机场的饭食:“……伙食同民工一个样,糙米饭有稻壳和稗子。米汤泛红,气味难闻。菜是盐渍萝卜丝或苤蓝丝,撒些辣椒粉,不见一星油。当时大家都苦,县长也在现场吃饭。县长太太脸麻,来尽义务,卖大头菜丝和豆腐乳,还卖盐。工地旁有摆摊的小贩卖锅盔、油糕、凉粉、米粑,可买吃以补充膳食之不足。唯民工皆农夫,大多无钱买吃,思之令人泪涌。”(《二战我修飞机场》流沙河)

为鼓舞士气,各民众团体、学校师生,随时到场地宣慰,还举行春节慰劳民工大会,德阳、什邡等县发动学生参加慰劳,每人赠送肉半斤、酒四两、草鞋一双,民工受到关怀和鼓舞,均能争分夺秒,全力以赴地工作。

施工期间,各方督促甚严,交通部长曾养甫、四川省主席张群及陈纳德将军等,均不时至工地巡视慰勉。

雷五老爷的儿子雷起源原来在三军联合办事处工作,负责成都娱乐场所的治安。三军联合办事处撤销后,也许是在成都地面上口碑甚好,继续在成都警备司令部谋职。抗战开始,川军出川,他在军校是工兵科出身,根本没有带兵打仗的本事,故而轮不上他。这一次修建机场,上峰想起他是工兵科出身,令他带领一连工兵到新津机场参加建设,修建机场的附属建筑。

说是当兵的,其实住宿和伙食与民工没有两样,如果折合,民工每天还有1.4升米的定量,当兵的伙食费还不及民工。经常每天只能保证中午一顿白米干饭,其余两顿只能喝稀饭。当兵的还总结了一套要想吃饱的经验,中午干饭抬出来,先舀大半碗,待大家争抢第一碗完毕,饭桶里还剩,这时大半碗吃完,添饭时用劲将碗里的饭压得紧紧的,还垒尖尖。待到没有经验的新兵第一碗吃完,饭桶里已经空空如也。

住宿地和民工一样简陋,一样虮虱成堆。机场修好后,雷起源回到家中,军装里的毛背心上虮虱乱爬,赶紧投入沸水锅里煮。晒干后,毛衣的每一个孔洞里全是煮死的虮虱卵,和纤维纠结在一起,只好丢弃。

1944年5月下旬,“特种工事”终于在预定的时间里,在这些衣衫褴褛的民工们手中完成。

此次扩建,建成B-29大型轰炸机机场4个:

  1. 广汉飞机场:又名新店子机场,距成都38公里,1944年1月开工 ,
    1944年4月中旬,广汉机场主跑道验收合格,距离工程限期提前一周。1944年4月24日,美国第20航空队第58联队的两架B-29在广汉机场降落。这是B-29首次飞抵中国。这标志
    着广汉机场正式成为第20航空队的前进机场。此后,广汉机场进入临战状态,各种物资和设备源源运抵。

广汉机场系主跑道长,二千六百公尺,宽六十一公尺,厚一百公分;副跑道长二千四百公尺,宽四十五公尺,厚四十公分;滑行道及引道共长十公里二百公尺;机场办公室及美军招待所等各种房屋,共一百八十六座,合一万九千平方公尺。并建造供加油用之大油槽四座,及其它附属工程,如电台、导航设备等,均由工程处承办,美军工程单位负责监工。(现为中国民航飞行学院教练专用机场–注)。

2.彭山机场;位于彭山青龙场观音寺,
1944年1月,和广汉机场同时修建,1944年5月修建成B-29重型轰炸机机场。(现为军用机场–注)

3.新津机场,位于新津五津镇,始建于1928年,1940
年,国民政府指令四川省政府扩建机场,共计征地 3292
亩,主要用于修建跑道、机棚等。机场扩建后,曾停放过当时的中型轰炸机和各种驱逐机。1944年元月29日,
新津、成都、华阳、温江、广汉、郫县、彭山等22县22万民工第二次扩建新津机场,扩建一条主跑道、两条副跑道、3个大油库、两处电台、6个弹药库、一个容纳35架B-29的大机库、10余处隐型机库、一个机械厂、两个发电厂、6处招待所,扩建后总面积达
9035
亩,在当时名列中国第二大机场(仅次于浙江金华机场),是亚洲著名的大机场,B-29重型轰炸机机场。1944年5月改建完成,美国陆军第二十航空队同时进驻机场。(现为民航飞行学院新津分院机场–注)。

4.邛崃桑园机场:位于邛崃桑园场,始建于1939年3月,扩建于1944年年1月29日,1944年5月改建成B-29轰炸机机场。(现为军用机场–注)

建成驱逐机机场 5个:

1.华阳太平寺机场:位于簇桥三河村太平寺,距成都5公里。
1944年1月15日动工,同年完成。

2.双桂寺军用机场,距成都市区10公里;始建于1938年,1944年1月15日开工改建为驱逐机场。现为双流国际机场。

3.双流的马家寺机场、位于双流马家寺,于1944年1月15日动工修建的驱逐机机场。该机场现已经不存在。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